成人rrr

被阉割的女人,宁静完全把她演活了

添加时间:2021-03-26 浏览数: 次

  前两天厂长写宁静的《井盖儿》,一众同道中人为宁静的绝世美貌纷纷三连。

  还有人说,《炮打双灯》看完后,如果你问我中国第一美女是谁,除了她,没有第二个候选人。

  确实。

  如果说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拍出了宁静最荤的一面;

  《井盖儿》拍出了宁静最野的一面;

  而今天这部,如此压抑,禁忌,又充满欲望的影片,就拍出了宁静最纯的一面——

  《炮打双灯》

  海报上,有严肃沉闷的深宅大院,也有缠绕偷欢的欲望男女。

  没错,那个年代的大导演们,都特别喜欢把镜头放在大院里压抑封锁的性文化上,你拍,我也拍。

  比如,张艺谋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;

  比如,陈凯歌的《风月》;

  或许是因为,在当年来看,这种东方式的奇情,是走向国际的捷径。

  又或许是因为,充满地域性的民俗与封建礼教的纠缠,确实是国产电影的独特之处。

  当年何平导演的这部影片,算是很冷门,这么多年来一直被死死的压在《霸王别姬》,《活着》的光芒下。

  但不可否认,它真的是一部被低估的国产片。

  虽然它没有在国内上映,却在欧洲成为了爆款。

  同时,也让当年出道仅仅4年,才22岁的宁静,拿下了第42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的影后。

  不得不说,电影这碗饭,老天爷是真的偏爱宁静。

  据说当时她正在拍一部电视剧。

  何平导演非要让她来拍电影,然后用得了肝炎这个理由,把她从电视剧片场给弄出来了。

  后来也是演完《炮打双灯》,何平直接把宁静推荐给了姜文,这才有了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。

  那时候的宁静,贼纯,贼水灵。

  她饰演的春枝,是以制炮为生的大户人家蔡家唯一的小姐,父亲去世后,她成了这方圆百里的主人。

  谁见了她,都得尊敬的喊一声:东家。

  这地位,这待遇,差不多就相当于当地的皇帝了吧。

  这么说,可一点没夸张。

  蔡家家大业大,制炮生意几乎养活了整个镇子的居民和各省的大小字号,那占地也确实像那宫殿一样广阔。

  按照底下人的说法就是——

  你就算走上三天三夜,这肥料,还是得拉在蔡家地。

  当然,做这个东家,也是有代价的。

  父亲死后,族里长老们定下规矩,春枝一辈子不能嫁人,否则就会失去继承家业的权利。

  即便是她绝了后,家产也要一把火烧掉,以防落入外姓手里。

  而且,平时的她,也必须以男装示人。

  从小生活在深宅大院里的春枝,就这样当男孩养着了。

  老管事们拧成了一股绳,在春枝身边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高墙,紧紧的困住了原本属于春枝的女性生命力。

  在男权的支配下,她也一直扮演着稳重,深沉,霸气的男人形象。

  宁静的表演,就表明了这一切——

  站着或者走路时,总是背着手,像个古板迂腐的老头儿。

  而坐着的时候,两腿岔开,双手放在膝盖上,也是“男人味”十足。

  而且,在治家时,无论是奖赏;

  还是惩罚,都特别分明。

  无论怎么看,春枝都是一个不苟言笑,古板严肃的霸道东家。

  直到这一年冬天,她要请画匠给宅子画门神。

  牛宝就出现了。

  这个男主角的形象,有点像《杀生》里的牛结实,浑身都是至阳至刚,撼天动地的男性生命力。

  这对死气沉沉,因循守旧的镇子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街上卖大烟的,总喜欢找他的茬;

  蔡家的大掌事,也有事没事的酸他两下。

  但偏偏就是这个,见多识广,风趣幽默,才华横溢的牛宝,让春枝第一次,露出了少女般的微笑。

  牛宝的到来,让一向寂静的南院有了生气。

  被蔡家大小俗事缠扰不休的春枝,也因为新奇,忍不住踏进这座自从表哥走后就再也没有来过的院子。

  在侃大山的牛宝面前,她放下了东家的身份,一再展开笑颜。

  严肃矜持的外表下,她是含苞待放的少女。

  慢慢地,牛宝这股雄风,不仅吹到了安静的南院,也吹到了春枝的心坎里。

  她第一次对着镜子,审视自己的身体。

  娇小的脸蛋,饱满的嘴唇,秀美的脖颈,颤动的小胸脯,纤细的腰肢……

  每一个毛孔,都在蠢蠢欲动。

  一开始,压抑太久太久的春枝,并不能接受这样的变化,再加上牛宝往宅子里扔炮仗,触犯了蔡家的规矩。

  又急又气的她,命令下人,对牛宝用了家族里最重的惩罚——

  将人浑身缠满炮仗,然后架在炭火上。

  等到坚持不住的那一刻,就是你噼里啪啦,皮开肉绽的时候了。

  狠,这个真狠。

  但实际上,还有更狠的,就是往菊花里塞炮仗,不过老管家没好意思告诉春枝。

  哈哈哈哈。

  但刚厂长也说了,牛宝可跟牛结实一样,那意志力可不是一般的强。

  力大如他,居然挺过了好几个时辰。

  被春枝救下后,他彻底离开了蔡家,再也没有了消息。

  等到再回来,他不仅学会了制炮,还直接把春枝拐到了炕头上。

  不得不说,好家伙。

  这越是禁欲的影片,其中的情欲戏镜头,就越是拍的刺激,暧昧,上头,激情四射。

  在压抑的人性下,喷薄而出的欲望,90年代的电影,哪一个不是如此?

  这部电影,表面上看是霸道东家爱上穷小子,后来被穷小子吃干抹净的故事。

  但内核,却是隐隐崛起的女权。

  这让厂长想起了之前写过的,陈凯歌的《风月》。

  封建传统思想的主导下,情欲如魔鬼的痴缠,这些影片中全是一群癫狂,病态,无力的人。

  不然,也不会在春枝对大家说——

  我宁可不做你们的东家,也要做个女人。

  惊慌失措,瑟瑟发抖的长老们,立刻开始密谋。

  一边请法师来为春枝驱邪;

  一边想法子除掉牛宝。

  这法子之残忍,以至于很多人都说,这哪是炮打双灯啊,明明是炮打双蛋!

  玩笑归玩笑。

  这部影片,和90年代的大多数尺度片一样,全程笼罩着恐怖片氛围的蓝调光晕。

  画风阴暗,诡谲,猎奇,如A片一般的表达着禁锢的欲望,男权女权的对立。

  26年前的电影,主旨大多如此。

  但没想到今天,性别对立竟然稳稳当当的存在,脱口秀演员杨笠被举报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虽不宜妄加评论。

  但厂长却想起了李宇春的一段采访——

  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由男性或者女性构成的,二者不可分割,并不是二元对立的关系。

  如果人人都能peace一点,自由一点,那么也许会少很多束缚和矛盾吧。